网站首页 黑榜红榜 媒体曝光 消费调查 政策法规 质检之窗 联系我们 在线投稿
您当前的位置:网站首页 >> 新闻快递 >> 百姓声音 >> 阅读文章

天津市静海区子牙镇腐败不除民无宁日

2021-02-06 21:15:35  来源:中国商品质量投诉网浏览:3428

 我是天津市静海区子牙镇吴庄子村村民董凤生,现有下列问题向媒体反映,希望媒体给予报道、跟踪直至政府给予解决、情况如下:1.董凤阁、邢玉堂、任我村村支部书记、村主任期间,将我村138.83亩基本农田被破坏。我代表本村村民于2019年9月反映到静海区规划和自然资源局,至今未给办理。

村霸书记董凤阁、主任邢玉堂二人利用职权欺压村民,在村里胡作非为,书记董凤阁自己的女儿不在分钱范围之内,利用手段也分钱,他的哥哥董凤奎重复两次申领树木补偿款,:村里一次,镇里一次。村民高秋贤承包村里土地19.5亩,周边是废坑,扩充60亩,花去大量钱财,种上杨树、桃树,现已结果。至今没给补偿款。欺压残疾人。村霸邢玉堂在2017年四月份早上带领人员强行给我厂断电,拔电线杆,被我发现,上前制止,给我打倒在地上,后报警,警察来了,他还在我身上骑着,被民警拉起来。

现上告、控诉子牙镇政府在疫情高峰期间、违反疫情政策、故意刁难百姓、违法违规、强拆强迁、差点导致我家家破人亡的违法事项,情况如下:

一、疫情高峰期间根据国家规定,明知百姓做不到还强迫百姓做,故意刁难百姓。

我在吴庄子东北角有一处厂房,2020年1月27日(正月初三),我收到静海区子牙镇政府通知(见后面附件),因为银隆新能源修路占地,我的厂房需要拆迁,通知2020年2月19日前自行清理厂内的设备原材料等物品,2月19日后拆除。

当时,我以口头形式向村领导反映了我厂的实际情况,并着重说明了情况。疫情期间,封村封路,没法处理厂里的设备,有要买我厂设备的客户,村里和政府也不会让人家进来。

2月1日上午,子牙镇政府于斌主任和一名工作人员,还有我村领导,在我村会议室,和我谈拆除我的厂房的事情。我讲了我厂的情况和疫情期间处理厂里设备的困难。他们让我写份情况说明交给他们,我于当天下午就将写好的情况说明(见后面附件)送到了村委会,在村会议室我交给了我村领导,村领导当我面将我写的情况说明,交给了于斌主任。

2月12日,村领导电话通知我说:子牙镇党委副书记王伟来了,在村党支部书记办公室,王伟书记和我谈了厂房拆迁的事情,我将我厂子的情况向王伟书记做了汇报说明,又再一次说明,疫情期间厂内设备原材料的处置难度。王伟书记听后说,你将你厂的情况写个说明,写好后交村领导转交给我,我找区领导商量一下。我于2020年2月12日,将我写的我厂的情况说明(见后面附件)交给了我村领导,但至今都没有得到回复。

期间,为了支持政府的工作,我准备忍痛低价处理设备,但镇政府都不给办理出入运输手续,理由是疫情期间严禁出入,同时说就是外面车辆来拉也不会让他们进来。既要我拆迁处理设备,又不让我出去,还不让客户进来拉走,这还有公理吗?

二、疫情期间 违法违规 强拆强迁

在我支持政府工作,准备低价处理我厂设备而政府又不允许我办理的情况下!在我数次向镇政府反映我厂实际情况、提交情况说明都没有回复的情况下!

2020年2月19日,村领导给我打电话说:镇政府王伟书记来村里了,让通知明天厂房强制拆除。2020年2月20-21日,在没有行政决定等合法手续的情况下,在党中央要求疫情期间严防死守严禁人员聚集和流动的情况下,镇政府、村委会非法聚集300多人,利用各种机械强拆,拉走我厂设备和原材料。当场我要执法手续,他们说没有;我要设备原材料三方认可手续签字,他们不出。这些恶劣的行径,导致我爱人在极大的压力下,想用自己的生命维护自己的权益,用砖自伤自己,后送往医院,目前有惊吓抑郁症,现在用人看护。在我没有阻碍所谓的执法的情况下我向综合执法领导要执法证明,他们说没有(有录像为证)。综合执法把我拘禁起来,非法拘禁打我骂我四个多小时。后期我儿子董凯升赶到现场报警,有录像视频,到目前警察没有说法。

三、强烈要求 赔偿损失 惩治违法违规强拆强迁官员

子牙镇政府的无理非法的强拆强迁行为,给我造成了极大的财产和精神损失。至今正常拆迁补偿和强拆给我造成的损失,一分都没有给我。强烈要求镇政府给我正常的拆迁补偿款,同时补偿给我造成的损失(详见后面明细表)!强烈要求惩治无理非法强拆强迁应负领导责任的官员!

另外,我的另一处700平米的厂房,补偿少给了我100多万。我的3千多平米的厂房地基没有评估补偿。诉求政府处理相关责任人并给予赔偿。

此致

敬礼

反应情况属实

上诉人:董凤生

电话:15822265561

2021年2月4日